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jinming49的博客

biankui908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少小离家赴兵团,莽莽昆仑度十年。冰河大漠今犹在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家在六连  

2014-03-07 22:30:4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我结婚时把家安在一团六连。根据当时的规定婚房应由男方解决,而我厌倦了见不到绿色的荒漠,及整日于沙石打交道的生活。工八连解散后分到一团六连,环境和水泥厂是天壌之别。绿树环绕营房,地里翻着绿色的麦浪,连水池的水都映成绿色,而劳动强度比工程团轻松许多。我的意见家就应该安在这里,进明依从了我。经申请,连里领导同意我的要求,并分给我一间婚房。

         房子挺旧,以前住过人也没打扫过。但我和进明已知足。我俩相信通过努力住房会得到改善的。首先我俩将旧墙皮全都敲下来,又将室内地上发黑的土全部清理出去  。记得是罗真和老耿为我们重新抹了墙皮,勃海和进明两人用麦草和泥将屋顶加厚一层。当时进明认识部队上的给送来了青砖,工程团的战友送来了沙石水泥,罗真用这些砖砌了火墙,为我们将十三平米的房间间隔开  ,里间为卧室,外间当厨房。他垒的炉灶很好烧,火墙很快就能烧热。最后我俩想将地面抹成水泥的,因为战友送来的沙石水泥还有剩余。没想到第二天指导员来,看我们正收拾的新房说﹕“听反映你们  下功夫不少?千万别搞的太过分,农科所有一家收拾的像水晶宫,搞的资产阶级那一套,被师领导批评。”我俩理解他的好意,改用三合土打了地面。那时可不想被当成反面教材。   当面对粉刷一新的婚房时,多日来的劳累全部化为乌有。心中充满了对帮助过我们的朋友的感激! 临回家结婚时顶棚还没拉,门窗没油漆。这些活全留给了老纪和意珠。  

        现在想想当时我们的家真算不错了,婆婆给的两个木箱,于师父送来了两把木椅一个园桌,及我俩托他在西宁买的五斗橱,都放在卧室里。老郭为我们做了个小饭橱。及战友辛玉亭用一张日本进口的白铁皮,为我俩打了一对水桶,一个面缸,一个洗衣盆,一个水勺成了厨房的摆设。只是没有床,从离开家就没睡过有有床头床尾床帮的床。我俩只能用四个砖跺架起了床板当做床用。当时都是这样。直到婚后半年,进明才从小岛加工连买了一张床头两面双包的床,园了我们的梦。这间小小的婚房给了我们温暖,每当夜晚,室外北风呼啸,我靠在火墙边织毛衣时,总想起以前住工棚,住地窝时的寒冷。每次看完电影推开家门时,进明总是感慨的说还是家里暖和!多年单身生活所遭的罪,他的感触特别深。

        这间只有十三平米的小屋,我俩只住了不到两年,它见证了我俩婚后生活的幸福。也见证了我·怀女儿后因妊娠反映历害而遭的罪。院子里的鸡窝见证了进明为新生命的诞生养鸡攥蛋的辛苦。当女儿五个月时进明按政策返回了青岛,六连的家见证了我俩的分离。而后我被调离六连,去了十一连。离开时我看了看带给我俩温暖,留存我俩记忆的小屋,墙还是那么白,三合土的地面已有些坑洼,家具都运回青岛。人去屋空,我默默地关好了门,离开了安在六连的家。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铭兰

 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