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jinming49的博客

biankui908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少小离家赴兵团,莽莽昆仑度十年。冰河大漠今犹在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真情难忘  

2013-10-21 00:24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真情难忘

    二零一三年十月十九日,是水泥厂建厂四十五周年纪念日。在王忠良、姜宜国、王广成等有心人的操办下,在东海大酒店举行了第一次全厂规模的集会。

      金秋十月,天高气爽阳光明媚,站在海边的木栈道上,团岛黄岛隔海清晰可见一个难得的好天气!我自一九七四年离开水泥厂,好多战友近四十年未再见面,相互还能认出来吗?心情有些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  当我来到东海饭店的大门口时,远远望去,聚集了一大片欢乐的老人们,有说有笑,握手拥抱。当我走近时,好多人围上来打招呼,有的直接喊出来我的名字。弄得我好个尴尬,还好片刻又回到了四十年前的影像,不加犹豫地叫出来对方的名字,找回了一点颜面!

    时隔四十年,帅气依旧的李文俊来到我的面前说:“进明,你当年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”聚在旁边的战友,也都感慨万分地回忆起当年的那生死一幕。我说﹕永生不敢忘,四十一年前危难相救的战友真情!

    那是一九七二年的冬天,为了来年的生产,厂里组织了部分壮体力到石灰矿开山炸石备料。当年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手把风稿,在震耳欲聋、矽尘弥漫的环境中,仅靠着防尘口罩做着无济于事的保护。一天下来,浑身上下厚厚的一层灰白色的粉尘,鼻孔耳朵牙齿甚至眼睛里都是,相互都认不出谁是谁了,更不说放炮炸石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 我清楚地记着那天早晨,天气晴朗。我们从十几米以上的半山上,把炸下来的石头撬落滚到山下。这时有一块至少也有一米见方的巨石横在山上,我们七八个大小伙,一人一只撬杠,左右上三面围上,一起喊号动手,结果石头纹丝不动。这时有人提议从下面撬动,当时也没多想,我也记不得同谁,站到了石头的两侧下方撬动。

    突然危险在瞬间发生了。在巨石撬动的同时,满山的石头像地震一样,从山上滚动下来,我躲避不及,随着翻滚的石头一起滚下山去,烟尘淹没了一切。当时我一刹那的念头﹕完了!再就脑子一片空白。惊恐而又焦急的战友们,还没等烟尘消散,就冲进乱石堆中,喊着我的名字找寻我。当听到在石堆中我的呻吟声,都长出了一口气,把我抬了出来。当时我的棉衣棉裤都破了,腰带断了,手表带也断了,手腕和手都受了伤,好处身体其他部位没有大碍,真是不幸中的大幸。再一看当时的场景,大伙和我都惊吓呆了﹕那块大石头滑落在距我不到半米的地方。假若石头是滚落下来?假若石头没停下而压上我?…   

    当天我就下山到了师部医院,经拍片左手腕粉碎性骨折。我爱人当天就得知我出事了,急匆匆到格尔木,在青藏公路上,哭求着挡了一辆西格办的货车。因驾驶室满人,趴在货物顶上,六十公里盘山道就这样上山了!结果听说我已经下山了,又担心地痛哭一场。谢绝了战友的挽留,执意下山。公路道班有位山东老乡刘大哥,为人热情亲切,乐意帮助青年,当他看到我爱人焦急的神态,就安慰她,并叫嫂子做饭给我爱人吃,后又拦了一辆车送到格尔木,让人感动。二零一零年我和妻子重返水泥厂时,打听到刘大哥退休后,举家迁往成都了。祝好人一生平安!

    一晃四十多年过去了,战友聚会又勾起了我对往昔的思念!危难之际见真情。什么时候我都思想﹕活着真好!有人牵挂真好!我的战友们啊!真好!!!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