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jinming49的博客

biankui908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少小离家赴兵团,莽莽昆仑度十年。冰河大漠今犹在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父亲带领全家度灾荒——写给父亲节的怀念  

2013-06-17 08:32:1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六零年自然灾害时期,大姐13岁,我11岁,大弟九岁,小弟七岁,妹妹五岁。五张小嘴等着父母的喂养。现在想想当时的父母多难啊。老家是合肥,山东地没有亲戚,得不到任何的援助。姥姥年老有病,前几年也来青岛依靠父母。面对当时的局面,父母把全家召集到一起开了家庭会,要求大家做好吃苦的准备,除了妹妹还小,姐弟四人在放学后都要劳动,不能象以前那样光知道玩。记得很多家都把保姆辞退,母亲征求韩大娘-我们家的老保姆的意见,她在我家多年,母亲怕她跟着老的老,小的小受累挨饿。韩大娘表示哪儿也不去,有稀的喝稀的,有干的吃干的,她要和全家人要一起度过灾年。

       那时我对灾荒还没有概念,更想不到严重的灾荒沿续了三年,原来家中从不吃的地瓜干,成了奢侈品。记的当时总想﹕什么时候能饱餐一顿地瓜干就好了。  当时国棉七厂南宿舍的大操场,被各家圈成自家的地来种地瓜。由于我和大姐不知情,当父亲下班后,只剩下一块当年大炼钢铁堆硫钢的地。父亲二话没说,当晚带领全家,在这块没人要的地块上干了起来。经过几天的努力,起出了硫钢,平整了土地,打起了垄坎,栽上了地瓜  。再以后的田间管理,父亲手把手的教我和大姐浇水,翻蔓,培垄,当时我和大姐已能胜任。而肥料都是父亲下中 班后从厂里的公共厕所 粪坑里挑回来的。那时父亲双腿已浮肿,有的同事见到父亲说:“王师傅,你不要命了……!”父亲说:“……我不能让五个孩子饿死……”。这就是我那吃苦耐劳,视子女如命的父亲。

       当时在南宿舍房前屋后的空地,都被父亲 种上了菜。记的晚饭后,我们姐弟四人的任务就是给蔬菜浇水。尽管当时我们长的瘦小,但我们听从父母的按排,干自己力所能及的活。有一天父亲从集市上买回六只小兔,原来父亲决定养兔,让五个孩子能吃上肉。父亲在南墙根下盖起了一排兔窝,并研究了如何配种,如何喂养小兔。随之而来的割兔草,打扫兔窝的任务,又由我们姐弟四人承担起来。辛勤的劳动,换来了丰硕的成果。我家自从养起兔子后,几乎半个月可享受一次兔肉;收的地瓜填补定粮不足的缺陷;地瓜叶地瓜蔓晒干储存起来,既可做菜团子吃,也可当做冬天兔子的飼料;父亲种的菜,使得我家能随时吃上刚摘下的扁豆﹑绿油油的菠菜、新鲜的小油菜。自力更生,丰衣足食。这是当年的口号。在我家得到充分的体现。

       三年的灾荒,是父亲教会了我们劳动的本领,使我能面对十几年建设兵团的繁重的体力劳动。是父亲的言传身教,使我们懂得了生活不易,但靠努力是可以改变的。父亲对待所有的事情都认认真真去干的精神,使我们受益非浅,在几十年的经历中,我干任何事情都不允许自己马虎,认真是我做人做事的标准。父亲离开我们已十多年了,但他对子女的关爱,对子女的教导,使我们姐弟五人终生难忘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铭兰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8)| 评论(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