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hangjinming49的博客

biankui908@163.com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少小离家赴兵团,莽莽昆仑度十年。冰河大漠今犹在,青鸟殷勤为探看。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也记在财会的日子  

2012-03-23 11:31:1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自从读了唐先生写的,“青春如梦——记在财会的日子”的文章后,我的心就再也没平静过,它勾起了我一辈子也忘不掉在财会的初恋。我和进明相识,是在一九六六年回青带兵的日子。我记住了他高高的个子和那张青春的脸;他记住了我长长的辫子及脸上的雀斑。那时只有十七岁,仅仅是有印象罢了。当两人同分在一个连队一起工作时,才发现他傲气十足,,不是个容易接近的人。文革开始后,连队转到格尔木北面的财会训练班旧址。由于人员大批离队回青,连队人员所剩无几,伙房都没人干活了。王连长按排我担任伙房班长,进明代理司务长,来保证全连的伙食。通过工作上的接触,彼此加深了了解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俩确认了恋人关系。但我深知自己各方面都不如他,只是在心中暗恋着他,并没有过多的去追求他。

        自从他调入水泥厂后,两人才开始通信,慢慢建立起感情。远离亲人的我,最盼望是收到他的来信。然而在财会的日子里,进明发给我的一封信,竟被扣留了两个月。当信转到我手中时,已面目全非,信封肮脏不堪,封口被拆开,信纸布满了黑手指印,看来这封信不知经过了多少人的审查。大家都知道私拆别人的信是违法的,但在当时,某些人就有着这个权力。至今我都不想知道是谁干的。


        一九六九年初,随着运动的升级,大字报铺天盖地,今天揪这个,明天扣那个。我俩因为对自己言行的自信,心中并不害怕,感情反而发展了。记得有一次刚下过雪,天冷的利害。我去格尔木与他相遇,两人返回财会住地,天已黒了。我刚走到十二班,大潘和魏淑华就把我堵在门口,递到我手里一顶大头帽子说:“快让张进明走!有人要扣他。”当我跑到五班,见他正在油灯下看报纸。“快走!”我气喘嘘嘘的说。“晚了,已通知不许离开连队。”几天后,全连针对进明开批判会。临开会前,二排徐汉章帮进明传给我一个纸条,上面写着“不要参加批判会!”我深知进明的用意,当时的批判会,往往会开成殴斗会,他不愿我看到他挨斗的场面,他不忍心我遭受精神上的折磨。但是我没有选择的余地,排长要带队,还要坐在前排,我紧张的心在狂跳。十二班的战友出主意,让我整好队坐到她们中间……。大家的安慰使我几乎流下眼泪,关键的时候她们帮助了我。现在回想起来,当时暗中帮助我们的战友是多么不易,搞不好就会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。几十年过去了,这些事情令我终生难忘,这些战友的举动,至今温暖着我的心。批判会开得比较平静,会后进明被放行。我将父母寄给我的鲅鱼干,及给他洗干净的衣服,放进了背包送他出了连队。

        可爱情是任何力量也阻挡不住的。进明从毛家寨水泥厂学习回来后,仍时常回连看我。奇怪的是,每当我俩走上通往公路的小道,在离连部不到一百米时,紧急集合的哨音总会吹起。那尖利、急促的哨音,使我不得不将远道而来的进明,一人留在荒凉的土路上。……回到连队后,没有任何紧急情况,只是将迟到的恋人叫到队前,当众逼他们匍匐爬行,出他们的丑。那时有的人思想被扭曲的厉害,以整人为乐。

        六九年的国庆节,我一辈子也忘不了。我被按排值班,,并且规定不许离开值班室,我趁此机会,将所有的信带到值班室。想重温一下父母对我的谆谆告诫,重温一下大姐对我的牵挂,以及进明那些充满深情的话语。没想到进明又出现在我的面前,他从水泥厂下来,带来了奶油糖,准备和我一起过节。由于我在值班,只好让他先去男排玩,开饭后再聊。没想到他离开不一会,专政组的有关人员通知我:现在是战备时期,外来人员一侓不准滞留连队!我说:开过饭再让他们走吧。来人讲:不行!你亲自去撵!我明白了,又是因为进明,使得当日所有的,探亲访友人员都被赶走。我呆呆地站在院子里,望着那些饿着肚子,恋恋不舍与朋友、恋人、兄妹离别的战友,心中充满了愧疚。印像最深的是刘川玲和罗真,罐头已打开,饭菜已摆好,硬是一口也没让吃上……。当时的专政者以整人为乐,用卑劣的手段折麽着向往爱情的人。

       几个月的时间,我经历了一件件令我愤怒,令我无奈,令我伤心的事情。我问自己:这就是恋爱?!因为恋爱我的来信被私拆!因为恋爱,我被逼将自己的恋人赶出连队!并牵连了好多人!身处恋爱中的我,没有丝毫的幸福感,有的只是一次次心灵的折磨。我最不愿意看到进明因为来看我,而遭受个别人的刁难。当他来和我告别时,我违心的对他讲:“分手吧,别再来了…”他默默地看着我,噙着满眼的泪水推门而出。当他离开值班室后,我痛哭一场。因为分手不是我的真意,我是出于无奈,我天真的以为,没了这层关系,他就不会来看我,也就不会遭到难堪。与其让他跟着遭罪,还不如让我个人承担。似这种令人心酸的恋爱,折磨人的恋爱,内心倍受压抑的恋爱,遭人摆布愚弄的恋爱,我宁可不谈。想想当初身为排长的我,只是个接受和执行命令的工具,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…。我一个人在值班室里,边哭边看进明的信,边哭边烧他的信,以此断绝我对他的思念。我用哭声来发泄心中的愤怒,我用泪水送走,我俩在财会的初恋…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